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柏青

詩癮難醫平仄陣中操勝券,筆鋒未退風雲紙上即淩煙.

 
 
 

日志

 
 
关于我

舌耕卅年,布衣一介。喜读书,不求甚解,浅尝辄止。偶有悟,则杯杓助兴,狂歌浪吟,或胡乱涂鸦,不期刊载,自娱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陈楚明古风欣赏  

2013-03-21 21:18:36|  分类: 名家风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楚明古风欣赏

陈楚明古风欣赏 - 刘辉雨 - 刘辉雨
 

陈楚明在黄山道上留影


肇庆行归来得七星歌一首

金阙倒泻万丈河,蛟龙拱破百尺嵯。

乱石堆起成错落,七星叠影出清波。
玉屏阆风青峰并,天柱势绝横投梭。

欲渡仙掌愁猨狖,却看蟾蜍翻珠荷。
十里山光连湖水,北海石室对阿坡。

昔我来时山未改,平冈椿荔缠薜萝。
山阶一线悚悬顶,怪石生云妙可呵。

盘旋已到凌虚洞,摘星手探天半摩。
坐望苇岸山城远,春风不起铜镜磨。

今日秋风寒未透,山色青黄点新罗。
团城围岸魑魅立,四面翻作金银窝。

遥看七星棋子小,湖岸夹出似委蛇。
轻车惯走无夷险,但笑桃面红生涡。

平生得乐同一快,莫道山水曾蹉跎。
六祖谈经梅庵下,街巷亦荫菩提柯。

且看西江掷砚处,至今遍发稻粱禾。
此间山水多奇秀,远得峥嵘近婆娑。

但由我心无罣碍,到处青山走明驼。
       噫嘘吁,山水所遇有通塞,男儿不弃曲折多。

 陈楚明古风欣赏 - 刘辉雨 - 刘辉雨

 

九月九日听塚本平一郎吹尺八

先生怀抱尺八箫,西渡沧海万里潮。

狂风吹船如走电,四国九州回首余一毛。

顺德城中西后庙,巷陌深深移落照。

先生言寡若空山,只道七百余年湖珠跳。

大音稀落去仙山,海外传习七百年。

如今先生抱箫归中土,种得桃李尽喧妍。

我来听箫逢九月,榴花已谢桂花发。

至今空有渡海心,却对沧海浊浪心如雪。

先生端坐面朝东,吹破秋色御西风。

初为三谷含夜月,复作阿字观秋空。

低时细缕窗前委,风吹忽忽无处是。

寒潭孤舍坐老僧,飘然柳花坠潭水。

高时举座泻晴光,箫声似带马蹄香。

一声龙吟水云卷,四野寥落天苍苍。

先生双眼犹半闭,神府虚涵风月霁。

起来抱揖循古制,俗尘不染白衣袂。

我昔谈箫原不明,今我闻箫心已清。

流水多随山棱转,江山百代余空城。

    空城旌帜莫可拔,应学先生城头吹尺八。

嵇阮且莫哭穷途,千古士心安可杀。

陈楚明古风欣赏 - 刘辉雨 - 刘辉雨
 

  

草书歌奉书

法院李远东院长

先生好酒又好书,一饮能尽酒百壶。

等闲酒后笔难捉,先生醉里意最殊。
五月花明叶轻翠,微风吹帽游人意。

席间歌舞已繁华,枇杷初黄褪小睡。
先生此时或醺醺,怀抱青山闲白云。

笔头落处生山水,气脉已越王右军。
右军风流多异态,春蚓秋蛇蜿蜒在。

复从汉魏取苍茫,学得伯翔与南海。
南海风雨有波涛,纸上字字逐浪高。

竟然神笔如奔马,能破千军夺倭旄。
有时乘兴更豪恣,左手御风操刀刺。

知是天龙挟雷电,所得与世皆不类。
   有时落笔颠扑势崔嵬,左奔右突出尘埃。

    忽然转折成幽曲,侧头闭眼走笔任来回。

以心驭笔笔胜手,心中把握见妍丑。

       书罢眼开浮云明,却见纸上点画妙致真神授。

观者瞪目无口嗟,神府误去补落迦。

醒悟叹赞交口舌,始信笔下有莲花。

       我不能饮且铺纸,每叹先生笔下呑吐沧海水。

丈夫莫让天下名,应期太白与子美。

子美能诗意不伸,太白未负谪仙身。

       莫若先生斗笔三千字直下,扫尽虚俗荡浮尘。

掷笔不言独一笑,堂上灯火似星曜。

蝉声蛙鼓皆自鸣,哪解先生此意妙。

 陈楚明古风欣赏 - 刘辉雨 - 刘辉雨

  

移食芳村笑示吾友
自问有债因欠子,岂敢垂纶坐渭水。

挽发投书过芳村,风尘应谢杜与李。
朝作秋雁辗转飞,日暮归来灯红紫。

所食尚能三吐哺,学书已难尽一纸。
闻君未为稻梁困,欲居南海弄清泚。

尘埃不下山水身,哪得蹭蹬似我鄙。
呵呵笑我年已衰,犹自仰息鳞池里。

噫吁嘘,
丈夫也贵能屈伸,古来直材难尽美。

滚滚龙门万丈波,跃过云中知几尾。

陈楚明古风欣赏 - 刘辉雨 - 刘辉雨

  

木棉花

岭南二月木棉花,霜叶落尽剩枝丫。

吹过东风忽然醒,争剪红云作绛纱。

绛纱纠缠入云树,簇簇团团红绡吐。

老干新枝各争妍,满城花明照朝暮。

城外垄头树树新,城中并街压车尘。

雨洗车尘轻呵玉,枝挑火焰欲烧人。

长身直立无媚态,簕皮嶙峋攀有碍。

人道花红去瘴湿,欲摘不及徒羡爱。

平生高绝见高风,应笑桃李老龙钟。

自识此花名与姓,始知魁拔是英雄。

我身生年徒四十,愧与此花一并立。

才不如人余其心,至今营营与汲汲。

哪似此花枝叶舒,霜皮十围中却虚。

越王台上作佳客,野岭不弃贫贱居。

人间风雨催身老,十年百年心如初。

君不见,

英雄最重豪侠气,惊雷落箸何足贵。

将军纵有蹉跎时,奋身敢杀灞陵尉。

陈楚明古风欣赏 - 刘辉雨 - 刘辉雨
 

  

红橙叹

廉江红橙大如斗,色溢黄金翡翠绶。

素手摘来累竹篓,剥食生甘津满口。

石城石岭十万丛,年年向日笑西风。

当年国宴待远使,声名犹共此名红。

舟车槽渡向夷越,日日函书夜催发。

人间厌饫爱穷奢,金齑玉脍夸无骨。

岂知百事有沉浮,林倒江塞风气收。

鲁子犹为求奔窜,哪敢临风问春秋。

红橙不外山中树,剪摘呵护费谋筹。

一经撒手成野物,鸟巢蜂窝尽结头。

自从东风复快畅,石岭橙树枝枝放。

官家布告疾如马,烧荆斩柏驱蛮瘴。

十万山田尽种橙,欲将禹政换舜样。

十月橙熟红蒸云,胡贾多金结作群。

纷纷来问廉江路,火轮能载千万斤。

我昔谋食奔两省,往来青平翻石岭。

偶客山家借饭床,饱食欲消槐芽饼。

邻居相赠廉江红,初试却讶细无梗。

清香绝胜新会柑,细品有味拟桃杏。

闻道红橙价不卑,山居何似守山魑。

破屋月明清辉泻,野籐纠缠翻作篱。

莫是鸟雀颇烦扰,宵深鼠贼私欲窥。

邻居趋前复言语,山高原自少雀鼠。

有儿进学在广州,日用销金常亟与。

山橙味美值千金,不抵学舍一被衾。

三年四年用十万,东西挪借指此林。

学成不幸羁城市,娶妻买房费绮糜。

我今种橙犹得安,他日树死傍无技。

富农善政年年出,勤耕勤种贫足耻。

闻此无言点头频,有虎啖肉不现身。

地有一物原足贵,况复此物可养人。

奈何人微行路难,鱼肉刀俎气敢伸。

犹如百兽驱一鹿,竞择已定空说仁。

红橙虽足黄金貌,不改山家此苦辛。

 陈楚明古风欣赏 - 刘辉雨 - 刘辉雨

  

寄陈凯兄并引

     陈凯兄,广州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某日,言新年欲办个展,属我作四百字诗,欲以巨幅草书为之。因自夸一周内奉稿,几日来费尽心力,终得。曰:

 先生少别海南陲,高浪驾天不同时。

身寄闹市心简寂,野涧花发每自持。

廿年山阴乐为客,青眼能贮秋云白。

五体腕下穷通塞,不论周鼓与秦石。

太仓斗笔劲且柔,锥画霜沙出银钩。

徽纸宣笺厚堪用,笔墨在手自运筹。

能作螣蛇杂蝼蚓,似铸钟鼎势遒紧。

摇毫贯力气渐舒,苍茫满纸腾海蜃。

又作高台啸烈风,燕然勒石来纪功。

雁阵因时南飞北,铜琶正唱大江东。

转作风流王谢伍,芝庭三春生玉树。

梦笔珍私偶示人,紫毫双燕斜织雨。

墨纵笔横相勾连,刀锋能传笔墨妍。

朱文白文顷刻就,人道已探秦汉前。

自来质妍原有别,先生玉质犹冰雪。

冰雪销融沐晞阳,爽爽春风中怀热。

言昔烛照孙公席,学书席上抱残籍。

简竹拓帖细拾遗,好古始患钟鼎癖。

旧学幽微难世传,车马喧喧到井田。

时人乞官与乞米,锦绣笔墨抵汗钱。

中道变幻如沧海,茫茫大块失真宰。

星辰疏列侧南天,幸有微明光辉在。

如今珠光耀尘埃,并与时贤列越台。

从来志笃道始见,闻似无声却奔雷。

念此旧癖我亦是,倾身点画寻秘技。

四十事业半蹉跎,三千文章供自耻。

当时作书堂皇夸,如今作书手半遮。

何似先生持清德,端坐高轩谢马车。

周宫商殿柱已朽,惟余石鼓辨蝌蚪。

好书未必尽误人,米家珊瑚堪换酒。

几时先生抱酒来,也为先生笑击缶。

 

 陈楚明古风欣赏 - 刘辉雨 - 刘辉雨

 


 ▲以上书画作品均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陈楚明所作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