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柏青

詩癮難醫平仄陣中操勝券,筆鋒未退風雲紙上即淩煙.

 
 
 

日志

 
 
关于我

舌耕卅年,布衣一介。喜读书,不求甚解,浅尝辄止。偶有悟,则杯杓助兴,狂歌浪吟,或胡乱涂鸦,不期刊载,自娱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酬罗君柳周  

2012-02-13 08:26:33|  分类: 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酬罗君柳周

刘柏青 

秋日寄罗君柳周

年少翩翩宇量恢,吟鞭飞舞锦程开。

欣看雏凤蜚英起,谬作扬庐载酒来。

经岁疲驴驮劫梦,感君雅曲慰孤怀。

香飘揭岭千丛菊,正待骚朋戴月回。

 

酬罗君柳周遥惠佳作

气韵清嘉句更奇,华章纷惠慰穷痴。

读残野史玄机见,燃尽青藜斗柄移。

月涌珠江迭浪起,云横揭岭望鸿飞。

何时汶水归兰棹,柳嚲莺娇共钓诗。

 

 

附          罗柳周佳作

 

寄柏青老师两首

 

【广州】罗柳周

 孤月停空怅望中,君如鹤骨战西风。

青灯照破残宵黑,柏酒倾来醉颊红。

胸卷回澜吞万壑,笔生游电啸千峰。

江湖鸥鹭休相笑,狭路犹能走铁骢。

 

影断蜗墙暮色侵,风虫相对语沉沉。

一身骏骨凭谁识?万里荆途只自吟。

渐老渐知时态薄,且行且饮酒杯深。

蓬飘我亦停舟苦,聊托归鸿寄此心。

 

夜读《柏青诗文稿》

【广州】罗柳周

 又是秋风泣露的时节,又是月冷星稀的寒夜,远在揭岭一隅的柏青老师,又寄来了温馨的问候和沉雄的诗文。

 坐在电脑面前,我慢慢地打开邮件,细细地品读着老师的诗文,感受着他那破碎不堪的心情,解读着他那沧桑变幻的感慨,窥探着他那豪放旷达的胸怀。

 和柏青老师结下这一段碧水情缘,还应该从七年前说起:那时候,我刚刚到丰顺中学读书,柏青老师是我们班的语文老师;那一年,他为我们付出了大量的心血。最令同学们感动的是,他经常自费为我们复印资料,包括高考复习题、优秀作文和诗词等内容。一年下来,至少花了他一千多块钱,对于这样一位位卑薪低的老师来说,为学生付出这么多,是何等的不容易啊!同学们都被深深的感动着,无不刻苦学习,奋发图强的。而在老师的心里,如果学生能通过那些资料,提高语文基础能力和接受诗风词雨的滋润,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安慰了。

 正是受到柏青老师的深深影响,我对古典诗歌产生了初恋般的热情,曾经为李清照的凄凄惨惨唏嘘不已,也曾经为李太白的万丈豪情热血荡激。后来,我还不知天高地厚地写起诗来,刘老师看了我的诗歌后,亲切地对我说:“写诗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仅需要你有才气,更需要你有一定的人生阅历;这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仅需要你有‘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毅力,还需要你博览群书,养足底气和灵气,做到厚积薄发”。就是老师的这番话,给了我宗教般的意志,多年来,再苦再难我也没有放弃,一直勉励自己练习写诗和翻译一些古典诗歌。刘老师不仅在诗歌的道路上给我巨大的支持和鼓励,而且给我的人生道路指明了方向。

 2004年,师母朱卫红老师突然得了尿毒症,这是很可怕的症状啊!做肾脏移植手术就需要几十万的费用了,手术后需要长期服用抗排斥的药物,那费用也很高昂啊!对于一个教书家庭来说,这么多的钱,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啊!当我与一群学友在广州再次见到柏青老师夫妇的时候,从他那刻满沧桑的脸庞,我可以感觉到生活是何等的残酷,一点一点地吞噬着这个刚过四十岁的男人的精神。偎依在他身边的生命,仿佛是劲风中的残灯,如果再不向里面添一点油,这盏陪伴着他走过二十多个春秋的灯就要熄灭了。争知百岁可百岁?未合白头已白头!就在这万般无奈的时候,柏青老师以前许多的门生故旧、诗朋词侣和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尽他们一点绵薄之力,献上一片爱心,不为扬名,不谋功利,只为留住一个珍贵的生命。我清楚地记得,在我读书的那一所大学里,有位素昧平生的同学也慷慨解囊,就因为她曾经在我的朋友那里读到了刘老师的诗歌,被他的才情深深折服,后来听到刘老师的故事后,更是感动不已。人性的光辉和善良再次在这对苦难夫妻面前上演了感人的一幕,感动的不止是他们,也感动了我,还有许许多多的有心人。

 后来,朱老师的手术顺利完成了,按理说应该是劫后重生,雨过天晴了啊,可是一波初平,一波又来侵袭,今年六月,当我正想去问候他们的时候,又惊闻柏青老师的胞弟坠楼受伤住院的消息;紧接着,又传来了老师的父亲去世的噩耗!都说“但是诗人多薄命,就中沦落不过君”;都说“欲问皇天天更远,有才无命说应难”:四十几年来,上天既没有给他插花游街的风流,也没有给他珠玉满堂的富贵,更没有给他袍笏加身的眷顾,给他的只有风刀霜剑雕刻在肉体和精神上的累累伤痕,苍天难道就连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吗?

 这么多年来,能够见证柏青老师在风雨中一路走来的历程,能够看到他的一篇篇蘸满血泪的诗文在国内外报刊上发表,这是我的幸运。今夜,当我再次读这些诗文稿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一个天涯落魄的诗人,站在月落乌啼下的渡口,任刺骨的寒风把瘦影剪裁,任满天的霜雪把鬓发染白,一贫如洗,劫难重重,却又痴心不改。他有的是痴,“菊插蓬头带月回”;他有的是狂,“千金散尽犹呼酒”;他有的是真,“衷情欲诉泪无言”;他有的是不悔的追求,“百劫归来又酹诗”;和那沉载着对历史、现实和国家的高度关注,“生死匹夫关社稷,荣哀千载著春秋”……读到这里,我仿佛明白了,他就是那高山绝壁上生长着的如盖松柏,雄伟苍劲、巍峨挺拔,多少次雷霆轰击,多少次雨雪淋漓,始终伸展着繁茂的枝干,保持着昂扬向上的精神,像一只凌空振翅的苍鹰,把整个天地装点得生意盎然。他这样一株石缝松,或许就这样被环境限制着,又努力地改变着环境,在这种相互改变之中,岁月和生活的无情恰恰衬托出了他的搏大和达观:没有风流飘逸,可以有坚忍不拔,没有雍容华贵,可以有万古长青,没有脚底的肥沃土地,可以有胸中的万里山河。

 看刘柏青老师这些诗文的时候,我自己也正好处在卧病休养的时候。君如岭上吟霜树,我是江心漏水舟,我已飘零久,君也凄凉极,读老师的诗,有时候愁思淡淡而来,挥之不去,有时候又有一种莫名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而更多的时候,是那种“甘为纸笔兴邦策,耻作鱼竿钓利场”的精神、那种“丈夫不下穷途泪”的气概和“春光莫让愁眉锁”的豪迈情怀在时刻感动着我,鞭策着我,也感动着许许多多的其他读者。有老师这么大的支持和鼓励,我还有理由去伤心,去怆然吗?不,我惟有的是用感恩的心和无穷的力,像老师一样去面对生活中的风风雨雨……

 夜已深了,窗外的黄叶已经在风中滑落,我轻轻地关上电脑,开始进入梦乡,梦里,一个个松子落满了书上……

                                                                  ——丙戌年秋于羊城

 

【注】作者是邑籍汤南镇人,1983年出生。2006年毕业于外语外贸大学,获经济学士学位。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